betway88必威_www.betway88.com_betway必威体育官网

沈阳第一烂尾楼谜局 铁岭银行5亿资金去向成疑

日期:2019-06-16编辑作者:理财

  金兰大厦被称为“沈阳第一烂尾楼”,背后隐藏着持续近十年未解决的连环诉讼案,在这一灰色金融链中,案涉铁岭银行对沈阳大阳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大阳公司)一桩蹊跷的贷款案。

  铁岭银行的前身为铁岭市城市信用联社,在2006年转制期间,迅速剥离掉13.7亿元不良资产。一位铁岭银行部门总经理表示,2013年,铁岭银行总资产达328亿元,负债近300亿元,不良贷款2.8亿元,不良率不足1%。

  据铁岭银行官网显示,郝述毅为该行董事长兼行长;据年报,在2007年7月前,董事长为周德辉。再之前,周德辉为铁岭市信用联社副总经理,主管信贷业务。

  就在周德辉主管信贷业务的2004年、2005年,沈阳的一家民营企业大阳公司与铁岭银行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的借贷操作,纠纷延至今日。

  大阳公司资本金1200万元,法人代表郝晨阳,持股70%;汪席春持股20%,郭忠持股10%。

  大阳公司向铁岭银行贷款,担保公司为佳昊公司,抵押物为金兰大厦。金兰大厦由大阳公司代沈阳佳昊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佳昊公司)开发。佳昊公司为汪席春姐姐汪迪所控股。

  2007年,铁岭银行以4.19亿元贷款未能偿清为由,取得了抵押物金兰大厦的所有权。

  这一贷款并不寻常。铁岭银行向大阳公司提供贷款的条件是让后者背上2.3亿元的坏账。这一贷款的附加条件,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均并不合规。

  从2008年开始,佳昊公司方面开始就此案提出诉讼,几经波折,至今未能翻案。

  在公安机关对此案的调查中,根据佳昊公司和大阳公司方面提供的票据,大阳公司先后分三批从铁岭银行贷得6.62亿元,银行收回资金5.12亿元。但铁岭银行只认可贷出4.19亿元,从未收回过贷款,并称对资金往来票据“找不到账本了”。如果佳昊公司、大阳公司方面提供的票据属实,当年回到铁岭银行账上的5.12亿元资金去了哪里?

  金兰大厦位于沈阳和平区文化路5号、南湖公园东侧,土地面积6844.3平方米,在建工程的规划面积57920平方米,楼体两座,楼高21层。该地段临近三好街IT产业带、五里河商圈,又临优美公园。奇怪的是,在近20年的时间里,金兰大厦被转手多次,建建停停,人称“沈阳第一烂尾楼”。

  1990年,东北电管局修建大厦,拟作为“东北电力科技开发中心”使用。1991年工程开始施工。1993年,项目转让给辽宁电力实业公司,被更名为“金兰大厦”。1995年因资金问题,该项目停工。

  2002年,沈阳市政府清理城区烂尾楼。在停工六年多后,金兰大厦以8300万元于当年底被拍卖。

  期间经过几道转手,2004年7月,在沈阳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下,金兰大厦项目被转让给民企佳昊公司,价格为7600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佳昊公司注册资本金为200万元,主营业务为五金建材等,其法人代表和大股东为汪迪。由于佳昊公司并没有房地产开发代理资格,汪迪想起了她的弟弟汪席春。汪席春持股20%的大阳公司,具备房屋开发经营许可和资质。

  2004年7月,佳昊公司与大阳公司签订协议,正式确立委托代理关系。之后不久,双方签订补充协议,要求金兰大厦物权未经佳昊公司明确书面同意,大阳公司不得对外抵押或担保。

  汪席春认为该大厦命途多舛,对其进行了框架上的调整,将大厦修成两座楼体相连、四四方方的形状,并将金兰大厦改为“宣宝饭店”。

  由于后续建设需要更多资金,2004年5月底,郝晨阳与汪席春一起找到了主管信贷的铁岭城市信用联社(铁岭银行前身)副总经理周德辉。汪席春认为,收购大楼加上续建工程投资,大约需要5000多万元,最多向银行贷1亿元。

  据汪席春回忆,周德辉当时同意贷给大阳公司1亿元,同时给出了条件。汪席春称:“周德辉当时让我们贷4亿元。我说不需要那么多贷款,他说,我只给你贷1亿元,剩下这3亿元你就别管了,这3亿元的利息也不会算你们的。”汪席春当时未立即同意,表示要再考虑。

  不料,一桩意外发生。2004年8月16日,汪席春以涉嫌故意伤人被刑拘。直到2007年3月,汪席春被无罪释放,并获国家赔偿。

  从2004年7月开始到2006年间,大阳公司方面从铁岭银行下属的九家信用社频繁地借款和还款。

  从大阳公司方面提供的票据复印件,包括银行贷款借据、贷款回收凭证等票据及借款合同可以看出,铁岭银行共向大阳公司贷出6.62亿元,有1.5亿元贷款去向不明,银行收回资金5.12亿元,多数贷款当日就回到银行账上。

  这些城市信用社经历两次改制后,分别为现在的铁岭银行广泰支行、调兵山支行、全圣支行、广裕支行、清河支行、广信支行、新华街支行、广合支行及广巨支行。

  大阳公司的票据显示了每一笔贷款的资金来往痕迹。比如,2004年11月2日,上述城市信用社贷给大阳公司2.43亿元,于当日收回1.23亿元。

  其中调兵山支行的9300万元贷款,调兵山支行在登记贷款借据前一日,就已把贷款转给大阳公司,同时,这笔贷款的担保人也是大阳公司本身。

  “就算在2004年,也不可能出现先转账后写借据的情况。”一家政策性银行铁岭支行信贷部主任指出。银行的通常操作是,信贷部门出示贷款票据后,再转至营业部门开出转账支票给公司。

  按2003年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集团客户授信业务风险管理指引》,银行在贷款前需对公司做尽职调查,但铁岭银行书面答复称“贷款调查报告未找到”。

  2005年2月17日、2005年3月3日,在签订借款合同12天后,大阳公司以金兰大厦分层抵押给各信用社,同时又将金兰大厦土地所有权抵押出去,共贷款1.76亿元;资金往来凭证显示,银行于当日共收回1.16亿元。

  在佳昊公司与大阳公司的协议中,佳昊公司只能提供不超过3000万元的担保,同时未经佳昊公司书面同意,大阳公司不得对外抵押或担保。

  但在大阳公司的贷款中,佳昊公司以金兰大厦的土地所有权和大厦物权,担保了2.43亿元的贷款。佳昊公司方面表示,大阳公司的这些行动从未获得佳昊公司的书面同意。

  2005年5月17日,大阳公司以佳昊公司、郝晨阳担任董事长的辽宁利锦得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及郝晨阳作担保,再贷得铁岭银行共2.43亿元,这些款项当日悉数返回银行。

  2007年10月底,辽宁省高院做出民事调解书,确认大阳公司向铁岭银行借款4.19亿元,其中1.76亿元以金兰大厦在建项目做抵押。

  据沈阳市人民政府关于《铁岭银行历史遗留不良资产处置问题》复函文件,郝晨阳承认,1.76亿元的贷款中,只有2000余万元用于金兰大厦工程、4000余万元用于偿还贷款利息,约1亿元贷款用于炒期货,后因炒期货赔钱导致无力偿还银行贷款。

  2007年底,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将金兰大厦评估作价近2.5亿元,抵偿给铁岭银行。

  2007年汪席春被无罪释放后,报案起诉郝晨阳涉嫌合同诈骗,直至2008年3月,由沈阳市沈河分局立案调查。

  在调查中,2011年前后,多家支行出示书面证明,称贷款手续、担保手续、凭证及对账单等均转至总行。广裕支行高管还专门指出,“所有的不良贷款都归总行管。”

  铁岭银行总行资产保全部则出示情况说明,称“由于2004年我行还是单一法人社,没有统一的核心业务系统”,因此对账单、来去凭证、贷款调查报告均没有找到。

  北京一位律师指出,合同诈骗罪若成立,必须证明嫌疑人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由于银行的不配合,缺乏账单证据,警方调查也只能卡在半道。

  由于不能进一步查明贷款去向及占有人是否为嫌疑人,2009年底,郝晨阳被取保候审。

  “账本怎么可能找不到呢?”辽宁省另一家城商行某支行行长表示惊讶。他指出,在2004年左右,他所在的银行,账本存放于银行的金库里。“一边放钱,一边放账本,都是用特殊的编织袋码好的。”他指出,若要取账本,必须经过总行非常严格的程序,至少由支行一把手亲自前往。

  这一涉嫌合同诈骗的贷款纠纷,牵涉的不仅是大阳公司,还有金兰大厦在佳昊公司接手前的直接所有者金兰公司。据金兰公司与大阳公司的调解书,以及大阳公司与佳昊公司的协议要求,大阳公司应付给金兰公司4600万元的收购余款。可是,郝晨阳在贷得1.76亿元后,从未向金兰公司付款。

  金兰公司的主要出资人为辽宁电能开发公司,由电能公司的“一把手”负责追讨余款的任务。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就采取两种路径:其一是由法院进行调解,“都熬到第三任法官了”;其二是尽责追偿债务,“时不时给郝晨阳打个电话,每月向集团汇报一次进展”。说罢,该负责人又拨通了郝晨阳的电话,对方一阵哭穷,“我现在都要要饭了”,但态度极好,“一定会还给你的,放心”。

  “不管怎样,账是要平的,能还一点是一点,这是国有资产历史遗留问题。”挂掉讨债电话后,该负责人说。

  即使按银行的口径,大阳公司在铁岭银行贷款4.29亿元,1.76亿元由金兰大厦做抵押,还有2.43亿元去了哪里?

  针对大阳公司贷款案,铁岭银行的书面“情况说明”指出,该行于2004年11月2日收到的1.23亿元,为“当时为组建城市信用社降低不良率时,大阳公司用于购买我行不良资产的款项”。

  以背烂账为条件获得贷款,过去这在民营企业谋取银行贷款的实际操作中并不罕见。因为这样的安排一来上不了台面,不符合银行贷款的有关规定;二来靠这种手段贷款的企业,一般也不打算还贷。

  此案的独特之处,就是大阳公司的郝晨阳借合作伙伴汪席春身陷刑事纠纷之际,巧取豪夺,拿了代理的金兰大厦项目做了真抵押。而银行业借机拿这一抵押,真的抵了超出真实贷款额多得多的烂账。

  从大阳公司方面留存的票据凭证来看,至少有两笔资金去向相对清晰,流向了铁岭市金达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达公司)。

  调兵山市工商城市信用社(全圣支行)未将大阳公司贷款资料上交总行。对于给大阳公司前后9000万元的贷款去向及来往票据,全圣支行于2011年8月出示书面证明,称这两笔各4500万元贷款的贷款手续及担保手续均移交到金达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金达公司于2005年末注册,资本金为300万元,目前法定代表人为杨宏伟。公司由铁岭市财政信用担保局及铁岭市农村信用担保中心共同出资,前者出资240万元。

  据工商资料,金达公司第一任法定代表人,正是铁岭银行贷款给大阳公司的总负责人周德辉。不过,2007年6月18日,已当上铁岭银行董事长的周德辉,因涉庄大川国债案被辽宁省银监局免职。2007年,葫芦岛商行挪用近10亿元资金,交由庄大川进行国债投资为掩护的违规委托理财,铁岭银行也涉案,实际形成的风险金额近2亿元。

  被免职后,周德辉曾任铁岭市政府副秘书长、铁岭市商业局副局长,目前,周德辉为铁岭市服务业委员会副主任。

  金达公司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该公司是在铁岭市城市信用联社向铁岭银行改制时,专门剥离出的公司,公司所有员工也都是从铁岭银行出来的,“银行的不良资产都交给我们”。

  一位铁岭银行有关人士指出,金达公司是铁岭市政府用与被剥离的坏账同等价值的资产置换而来的。

  综合《辽宁日报》和铁岭银行2007年年报内容,2006年,铁岭市以整合的16.7亿元公共资产作抵押物,将城市信用社10.56亿元资产不良贷款剥离。铁岭市人民政府将易变现的近60万平方米的土地所有权,用于置换已剥离的不良资产,信用社资产质量达到监管要求,仅用四个月时间即完成了商业银行的组建工作。2007年5月29日,铁岭银行获批成立。

  据铁岭银行2007年年报,金达公司为铁岭银行第三大借款人,贷款金额为3.6亿元,占贷款比重的6.91%。

  “我们两家现在完全没有脱钩,是剪不断的关系。”铁岭银行有关人士承认。他表示,2013年铁岭银行资产328亿元,负债近300亿元,不良贷款仅为2.8亿元,不良率不足1%。

  2008年4月18日,因金兰大厦为涉合同诈骗案标的物,辽宁省高院发函,要求铁岭市法院执行局对其采取控制措施,暂时停止执行过户、更名。

  2010年9月,沈阳市和平区法院一审判决,大阳公司对金兰大厦只有代理义务,没有所有权权力。按协议规定,“金兰大厦物权属佳昊公司所有,未经佳昊公司明确书面同意,大阳公司不得对外抵押或担保。”因此,大阳公司未经佳昊公司书面同意,将金兰大厦在建工程及土地抵押给铁岭市多家信用社贷款1.76亿元,还以佳昊公司作为担保贷款2.43亿元,已构成违约。

  之后,大阳公司不服判决,选择上诉。2012年12月,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佳昊公司就此希望推翻大阳公司与铁岭银行此前达成的民事调解书,即将大阳公司并无抵押权的金兰大厦用以抵偿大阳公司在铁岭银行的贷款,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院于2010年3月做出裁决,指令辽宁省高院再审此案,并在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执行。

  然而,过了三年之后的2013年8月19日,最高法院立案一庭下发通知书,决定不再提起再审。通知书没有披露这样决定的理由。

  如今,金兰大厦由“宣宝饭店”更名为“南湖大厦”。该地段房价目前涨逾1万元/平方米,按建筑面积算,该大厦估值达6亿-7亿元。据其宣传册,开发商为“沈阳诺亚方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诺亚方舟)。工商资料显示,诺亚方舟于2008年11月成立,注册资本800万元,由董事长杨汉成独资。

  诺亚方舟的一位工作人员确认,目前入驻大楼的均是政府安置的省级单位,包括辽宁省金融办下属的辽宁政融担保中心、辽宁省石油化工设计院、辽宁省国资委、辽宁利盟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等单位。该公司的高管也表示,该公司仅是项目管理方,大厦产权在“铁岭银行手中”,也没有竣工报告。

  12月11日,财新记者拨通当年贷款始作俑者之一周德辉的电话,他客气地表示,有关事项都得问铁岭银行。

  沈阳东方钢铁变废墟:厂房被抵押传欠债50亿2013.12.05

  沈阳化工收到返还税款 对今年业绩不产生影响2013.11.29

本文由沈阳第一烂尾楼谜局 铁岭银行5亿资金去向成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沈阳第一烂尾楼谜局 铁岭银行5亿资金去向成疑

辽宁铁岭银行业从业资格证报名入口官网地点

2018年辽宁铁岭上半年银行业初级和中级从业资格考试时间安排在6月2、3日举行,涉及考点包括299个城市及地区,原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