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88必威_www.betway88.com_betway必威体育官网

著名诗歌评论家耿建华评诗人王竞成近作:自由

日期:2019-01-12编辑作者:国际贸易

  人的自由的实现有许多途径,政治、经济、社会的都可以在一定条件下达到一定范围的自由。但只有文学艺术的自由是最宽广的。诗人和作家可以张开想象的翅膀在文学天空中翱翔,也可以放开步子在广阔的大地上奔走。文学和艺术可以发挥充分的想象,可以最大化地挣脱社会的枷锁的束缚。即便在封建专制帝王的高压下,他们也能努力地奔走和大声的吟唱。《西游记》的孙悟空竟然喊出“皇帝轮流做”的口号;《西厢记》里的崔莺莺大胆地追求自己的幸福爱情;《牡丹亭》里的杜丽娘与柳梦梅的生死相恋穿越了400多年的时空。现实的不自由可以通过文学去实现。诗人和作家可以说是一个追梦人。所以我们有了屈原的《天问》,有了不朽的《红楼梦》。诗人王竞成也是一个这样的追梦着。

  这个曾在海底潜游过的战士(他曾在潜艇部队工作过),一旦上岸就变成了一只奔跑的神兽。他被诗神驱赶着不停步地奔跑。他不甘受现实社会的束缚,他辞掉了分配给他的工作,只想做一个自由的歌者。他至今没有自己的住房,四处漂流。他从沂水到北京,从北京到青岛,曾先后供职“求是”杂志旗下红旗出版社与《中华锦绣》画报社;任责任编辑、图书编辑中心主任等。他是中国诗歌史料研究中心主任、《黄河诗报》诗刊总编辑。在自由迁徙中他为诗歌奔忙,努力实现自己的文学梦。在奔走中他也有自己喜爱的地方—北京燕山。他在此地租房居住,没事就去燕山闲坐,燕山成为给与他诗歌灵感的宝库。他特别喜爱燕山的雪,在一首诗中他写道:“燕山雪携带星光月色/而来 更多的天籁”“山上的树 一夜花开”。他说:“这是一场真正的独白/白的冷峻 百得万劫不复/它让骨缝中的黑也戛然而止”。(《燕山落雪》)这首诗堪与柳宗元的《江雪》相比,柳宗元写得是“万径无踪”的孤独,但王竞成的孤独是对至纯仰慕的孤独,他诗中的雪就像是她心中至高的诗神,高洁孤独,甚至连骨缝中的黑也不能容忍。

  他对纯洁的追求,好像是一个虔诚的教徒,“苍穹之上,空寂的虚无灵翼翔飞/思想是生命多余的负担,而我的肉体/是物质舍弃的尘埃,净心而坐、安然领受天命,佛也成为我的使者”。(《净心而坐》)在王竞成看来“黑是黄金权力 色相?黑是幽灵聚会的夜宵”“黑漫上来 像一群黑色的山羊/低头吃草 不抬头/它是黑 黑没有脊梁”。而与黑对抗的是“雪或光 或是神灵摄取了黑的魂魄”。(《燕山夜话之黄昏》)白与黑的对立,就是光明与黑暗的对立,也是信仰与麻木的对立,甚至是神灵与邪恶的对立。中年的王竞成在燕山,深深地思考着生命与时间、历史与现实、帝王与民众、幸福与苦难、家庭与社会、亲情与爱情,写出了长达37节的长诗《燕山夜线节。这首长诗是王竞成中年最重要的作品,可见燕山在她奔跑行程中的地位。

  燕山从历史角度来讲,有大、小燕山之分。大燕山,即北京北部的燕山山脉,命名较晚;小燕山,位于北京西南部的房山区,房山城关街道与燕山办事处西北。也就是猫儿山、大房山和凤凰岭,曾称为大防山。小燕山为最早的燕山,大致命名于商代。后因燕都北迁,大燕山得名。燕山区位于北京西南郊40公里,据北京猿人的故乡周口店只有5公里,境内发现过新石器时代的遗物,证明50万年至一万年以前就有人类活动。据文献记载,历史早期,这一代曾是山戎肃慎等少数民族活动的地区。燕山从潮白河谷一带向东延伸约略成一弧形,一直可达渤海之滨,是东北和华北的天然屏障。北京北部的军都山属燕山山脉。太行山则是一条东北至西南走向的大山,进入北京后,成为西山。其较高的山峰有百花山,猫耳山等。燕山地区背依猫耳山、陵山,百花山、猫耳山等这一段山脉统称大房山。而在战国以前,这段山脉是叫作燕山的。燕山山脉是华北平原北部的重要屏障,内蒙古高原和东北地区进入华北平原的必经之地。蒙古成吉思汗六至十年(公元1211年~1215年),成吉思汗三次围攻金中都(北京),主力都是翻越燕山山脉,以丰利(张北县西)、宣德(宣化)、居庸关和古北口、擅州(密云)、顺州(顺义)为主要进攻路线。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4纵队与冀东人民一道,依靠燕山山脉的复杂地形,开展游击战争,并以雾灵山地区为中心,创建了冀东抗日根据地。燕山的特殊地理形势与丰富的历史遗存为王竞成《燕山夜话》长诗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也引发了他勃发的诗歌灵感。

  王竞成作为一个“不速之客”来到燕山,在人生的中年,立在了它的额头。他说:“这一切只是开始,我人生的中年遇见的上苍昭示/我死去重生的海边奇遇,不会是梦”,“我的言辞,从中年开始/在燕山之上,成为夜话/成为凤凰涅槃的绝唱”。在这里他回顾历史,说:“天才永远在体制之外,放纵伟大的才华/被豢养的永远是一帮蠢材,分赃人民的血汗”。“人民不会永远是野草,任由王公贵族世代的践踏”。他说:“江山失去民众的血液,就会癌变”。他说:“多少帝王的墓穴成为门票的面孔/人类的历史,就是不断挖掘帝王与贵族遗骸的一部断代史/他们活着被供奉在朝堂之上,死后挖掘出来被囚禁在魔盒之中”。这就是他对燕山王陵的历史思考。

  他思考白昼和黑夜:“如果人类都闭上眼睛,黑夜就没有存在的理由/历史永远睁着眼睛,它知道自己的短处/使人明智,智慧来自黑夜/那些失眠的神,泄露宇宙间无法破解的秘密”。

  王竞成这首长诗中的思考是结合着燕山的历史和山水展开的,但他又没局限于此,他诗思的空间很广大,现实与历史,燕山与家乡、河流与海洋,诗中的意象随诗思的跳跃灵动起来,创造出史诗的宏大叙事。从燕国的帝王到鲁国的孔子,从燕山的白水河到大海,从云游到思乡,从绍兴到临沂,从母亲的脸到李白的月亮,哲思和情感用丰富的意象语言呈现,创造出让人触目惊心的意境:

  这个燕山的长子,在长诗最后说:“瘦弱的白水河/是大地母亲的眼泪/抵达大海只是一种梦想”。诗人想挣脱时空的束缚,想摆脱历史的沉荷而获得充分的自由,谈何容易。自由总是相对的,时间不会倒流,现实中的人不可能同时出现现在两个空间里。燕山的长子也只能远远的思念故土和亲人。他的奔跑仍在继续,却也赶不赢逝去的时间。然而,只要奔跑,终会在大地上留下足印的。诗人的足印不仅留在了燕山,还留在了济南趵突泉,留在了长江边的黄鹤楼,留在了吴语呢喃的苏州。这些奔跑中的足迹,是诗人生命中的刻痕,有了这些刻痕,就像山壁上的摩崖石刻,或许会被历史珍藏下来。为生命的自由歌唱,为人生的自由歌唱,永不停息,这大约就是神兽的宿命,也是诗人的宿命吧。

本文由著名诗歌评论家耿建华评诗人王竞成近作:自由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著名诗歌评论家耿建华评诗人王竞成近作:自由

山东诗人王竞成等荣获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

近日,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此次评选活动由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中国梦...

详细>>